Please select your country or region!

 Hotline:13588888888

日本F2战机首次参加红旗军演或强化空战应对中国军机

本文摘要:本文转自公众号:扬基帧察车站6月25日,日本航空自卫队赴美国参与“红旗”军演的6架F-2战机完结军事演习任务,回到青森三泽基地。从本土基地降落庆贺,为越洋飞行中回国的F-2获取空中加油的KC-767也随后降落。

PG电子APP

本文转自公众号:扬基帧察车站6月25日,日本航空自卫队赴美国参与“红旗”军演的6架F-2战机完结军事演习任务,回到青森三泽基地。从本土基地降落庆贺,为越洋飞行中回国的F-2获取空中加油的KC-767也随后降落。

到达三泽基地时展开通场飞行中的F-2与KC-767(视频图片来自Youtube用户Fighterfield.556)此次日本航空自卫队所参与的“红旗”军演,并非是在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所举行的场次,而是在阿拉斯加州埃里克森空军基地及埃尔门多夫空军基地所举办的“红旗-阿拉斯加”。该军事演习的前身是美国太平洋空军于1976年在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创办的“雷霆对付”(CopeThunder)军事演习,1992年,“雷霆对付”移师阿拉斯加埃里克森,2006年,该军事演习与在内华达内利斯空军基地的“红旗”军事演习统一品牌,改名“红旗-阿拉斯加”。军事演习徽章的主体就是阿拉斯加州的地形日本航空自卫队自昭和8(1996)年开始赴美国参与“雷霆对付”(以及后来的“红旗-阿拉斯加”)军事演习,今年早已是第23次。

空自赴美国出演阵容一般还包括战斗机、运输机等部队,一些年份的军事演习还有预警机、加油机等参与。以往派遣的战斗机,一般来说派遣派驻千岁或者小泊基地涉及部队的F-15J/DJ,而今年则动用了驻三泽基地第3航空团第3飞行队的F-2战机,这也是F-2战机首次参与“红旗-阿拉斯加”空军军事演习。到达阿拉斯加,打算开始军事演习的F-2战机本次航空自卫队参予“红旗-阿拉斯加”19-2军事演习的任务臂章在以前的文章中我们提及过,F-2在研制之初的定位就是“提供支援战斗机”,而在2005年中止“提供支援战斗机”概念后很长一段时间,F-2部队仍一切照旧地在训练中侧重投入炸弹、升空反舰导弹的训练科目,不推崇空战锻炼,很少分担日本本土的洋上防空任务。

PG电子APP

因此,此前F-2参予的出境联训(如2009年和2010年回国关岛参与“对付北方”军事演习)也以投入炸弹训练居多。2009年F-2回国关岛联训时的任务臂章,留意翼下的航空炸弹,解释关岛系列联训中,F-2主要以对地/海反击训练居多但把一个F-16底子改为出来的东西长年当作“飞豹”用,别说日本军事爱好者了,就连几次参予联演的美军都实在有些浪费。本次空自公布的赴美国参与“红旗-阿拉斯加”军事演习内容,尽管依然经常出现了“很F-2”的战术反击训科目,但位列前面的“防空战斗训练”,依然是历年来“红旗-阿拉斯加”最重要的科目之一,而F-2也显然在该军事演习中,再一与美军展开了成规模的对抗性空战训练。多次与之联演的美军飞行员对F-2的飞行中性能有很不俗的评价,此前就有美军飞行员私下回应过期望和这款“日本F-16”在格斗中会会“红旗-阿拉斯加”军事演习中的F-2战机,留意其右翼翼尖挂架了ACMI空战训练吊舱,这一在空自F-15和美军F-16上十分少见的挂架物,此前在F-2上却十分少见(图片来源:美国太平洋空军)之前我们也说道过,F-2在装备之初,虽说是全球首架装备有源相控阵雷达的单发战机,但其对空登陆作战能力可以说道是。

非常为了让,其AIM-9L/AAM-3和AIM-7F/M的标准对空配备,即使在90年代末的东亚都并不领先——却是连K记空军的天剑-2主动弹头在那时候都悬挂上IDF了,“幻象战机”堪称我军当时的主要威胁。空自官网2018年改版的F-2主题壁纸里,占有C位的依然是空舰导弹,而格斗弹头也是“麻雀”+AAM-3的老一套今年3月,空自的F-2首次挂上了美制“狙击手”射击吊舱,用作代替老旧的日制J/AAQ-2红外夜间导航系统和射击吊舱(右图最左边)当年空自之所以对F-2的空战性能不过于在乎,和当时亚洲地区其他国家空军的实力过于强劲有相当大的关系。

近几年来,除了装备更新换代的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之外,持续购置F-15K、F-35A和E-737预警机等先进设备装备的韩国空军,尽管清面上是“友军”,但也早已沦为日本眼中一支无法忽略的空中力量。当然,升级的事情还是“在做到的”。2003年-2009年,当时的防卫厅(2007年改回防卫省)技术研究本部开始“主动雷达制导导弹配备涉及研究”,为F-2减少AAM-4B主动雷达制导(导引头天线还是有源相控阵的)空空导弹的用于能力;2010财年开始又为“对空战斗能力向下”改装成项目经费,为F-2改装改动之后的J/APG-2雷达,这才使得F-2在超视距空战性能上超过了较高的水平。

PG电子APP

2015年,空自的组织了F-2的AAM-4B实弹射击训练训练而在引入F-22告终造成五代机(我军称之为四代机)列装工程进度未领先中韩之后,空自才确实意识到必需深挖F-2的空战创造力,才能在F-35大量改装前减轻眼前的局势。为了提高其格斗性能,2010年,为F-2研发配备AAM-5格斗导弹升空与控制软件的研究项目再一开始。近些年,岐阜飞行中研发实验团的501、502、101、102几架原型机早已展开了AAM-5重量弹头、悬挂训弹等的挂架首飞。

但截至目前,登陆作战部队依然未见有AAM-5的挂架飞行中,推断其研发工作仍未完成。AAM-5(翼尖所挂)依然在与岐阜的F-2原型机展开给定首飞,F-2改版的机体和更加强劲的雷达火控配备,使其空战潜力比起F-15J机队也有独有的优势预示着这些改装成,以及空自机队的综合寿命情况的变化,根据此前我们也提及过的2018年的“日版新的大纲”,F-2部队强化了对空战斗训练,相赠期望其在将来与其他战斗机一起分担日本的防空任务。今年2月20日,一架F-2在空战训练中坠海,再次发生二等事故,虽然是个糗事,但也侧面体现出有了在当今的市场需求压力下,空自F-2部队在任务切换过程中的训练强度并不较低。

考虑到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日本的“将来战斗机”——F-3也得在2033年前后才能交付给部队(让人回想在X-2“心神”验证机公开发表活动上,空自官员对一群白发苍苍的日本航空记者说道,“这应当是诸君有生之年看到的最后一架日本新的战机了”);那么在此之前空自的F-2机队才会为日本最少“身体健康工作十五年”,所以现存的将近90架飞机,依然有可能之后展开各种类型的“能力向下”,以符合日本的登陆作战市场需求。即便“将来战斗机”一切顺利,F-2也要之后为日本“身体健康工作十五年”才能等到改装新机这些“能力向下”不会如何反映呢?有一些有可能经常出现的较显著特征,有一点我们以后仔细观察。以目前日本的主力制空力量——F-15J/DJ的J-MSIP机为事例,其在应急降落等登陆作战当值情况下一般来说挂架AAM-5格斗导弹,飞行员则配戴不具备头盔显示器的JHMCS飞行中头盔;而在F-2下一轮有可能的“对空战斗能力向下”中,很有可能就不会经常出现类似于的改良特征。一架飞行中教导群的F-15DJ战机,该部是空自的“假想敌”部队,其前座飞行员配戴了JHMCS头盔(右图),留意其与后座飞行员头盔的区别此次参与“红旗-阿拉斯加”的F-2,尽管开始了较全面的空战训练,但未改装新型飞行中头盔除了硬件提高之外,空战训练方式也是有一点注目的。

我军航空兵部队的新训大纲自2018年年初施行以来,都根据实际经验而经历了几次“打补丁”,空自的“新的大纲”大自然也会一成不变。此次赴美国参予空战对付,很有可能就有检验其F-2机队机队“新的大纲”组训效果的目的。2016年10月到访三泽基地的“台风”,未来空自可能会邀更加多国家的新型战机前来联训而在此次联演完结之后,空自有可能将更进一步不断扩大F-2机队在日本国内的空战训练范围,甚至有可能前往派驻小松的空自飞行中教导群(或者把这支“假想敌部队”请来F-2的驻地)进行常态化的异型机对付训练,更进一步增强其在实际面临外国军机时的登陆作战能力。


本文关键词:日本,战机,首次,参加,红旗,军演,或,强化,空战,PG电子

本文来源:PG电子-www.syconghui.com

Copyright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